今日海南杂志社

热门关键词:  三严三实  百日会战  一带一路  感动海南

“才子”的疑虑

来源:今日海南 作者:斯淮 人气: 发布时间:2015-11-30 刊期:2015年第10期[大字 中字 小字]
  这天上午,D市国土局局长潘某早早地来到办公室,他要将压在手里一个月的那份文件批出去,然后去参加市书法家协会年终总结会,会上他要作重点发言。
  潘某在D市小有名气,除了市国土局局长,还有不少头衔:市书法家协会会员、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艺术研究会会员、翰墨书法院院士。他的作品曾多次在国内书法大赛中获奖,而且头脑灵活,心思缜密,被称为“才子”。
  压在潘某手里的文件是绿珠房地产公司办理国有土地使用证的申请材料,尽管该公司通过招、拍、挂拿到了市区的一块建设用地,缴纳了国有土地转让使用金,但是早一天、晚一天办证则是局长说了算。昨天绿珠房地产公司给潘某送了2万元,潘某答应今天就办,不能毁了信誉,事情再忙也要将这个文件批出去。
  潘某批完了文件,将要出办公室,宏都房地产公司老板赵某敲门进来。赵某从手提包里掏出一个纸包,放在潘某的办公桌上,说:“金贸开发区的那块地多亏了您帮忙,这是点小意思。”纸包里面明显是钱,潘某也没有推辞,顺手就放进了办公桌的抽屉,说:“你太客气了。我马上有个会,有什么事要办,改天再说。”宏都房地产公司是在潘某一手扶持下发展壮大起来的,近年在D市做得风生水起,闹市区的十字路口以及高速公路沿线都有该公司开发的楼盘广告。在此之前,赵某曾多次给潘某送现金,共14万元。
 
纸包不翼而飞
  在市书法家协会年会发言完毕,潘某就急匆匆离开了会场。他惦记着赵某送的那包钱,放在办公室总有些不放心。进入办公楼楼道,他看见一个人手里拿着提包,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四处张望。潘某喊住了他,警惕地问道:“你找谁?”“我,我找局长。”这人神色有些慌张,但很快镇静下来。“找他有事吗?”“我老板叫我找他。”“你老板是谁?”“宏都公司的,”这人稍有支吾后说道,“张总叫我来的。”“宏都公司有张总吗?”潘某顿时生疑,将要喊人,这人又改口道:“是赵总。我过去的老板姓张,我刚到宏都公司。”潘某瞪了他一会儿,有些不高兴地说:“回去告诉赵总,有事让他自己来。”
  潘某开门进屋,感到门锁有些异样,也没有多在意,直奔办公桌拉开抽屉,马上傻了眼:装钱的纸包不翼而飞!他马上想到刚才的那个人,想叫大门口的保安拦住他,转念一想不妥,如果事情宣扬出去,很可能坏事。他在办公室里转圈思考了几分钟后,打电话叫来了赵某。
  “你拿来的纸包里是多少?”潘某问道。“5万元。出什么事了?”赵某发现潘某神色不对,关切地问道。“你走后,又派人来找过我吗?”潘某问话中有埋怨的意思。“没有呀!我知道你上午开会不在办公室。”赵某有些惊讶。“那包钱没有了。”潘某显得非常懊恼。“招贼了?”赵某一脸惊愕,声音有些大,话音未落,潘某做个手势,让他小点声。“赶紧报警吧?”赵某压低声音说。“不行。如果报警,办公室丢钱的事必然泄漏出去,外界会有不好的议论。”潘某摇摇头,又说:“如果不报警,以后小偷在其他地方作案被抓后供了出来影响更加不好。”“那怎么办呢?”赵某显得有些着急。潘某沉思一会儿,说道:“还是报警比较好,就说是你给我买书法的钱。”赵某恭维道:“您的脑子真好用,就这么办。”“不过,”潘某说,“你的钱是白送了。”赵某一怔,继而明白了潘某的意思。“我会给您补上。”赵某嘴里这么说,心里却不是滋味。
  下午上班后不久,潘某就向公安派出所报案。公安干警迅速出动,勘验了现场,就资金来源分别询问了潘某和赵某。根据事发地附近的监控录像,公安部门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没过几天,就抓获了盗贼,追回了被盗的5万元。此外,赵某又补送了5万元。潘某为此洋洋自得,但他做梦也没想到,几天后就接到了电话通知:“请马上去趟市纪委,纪委的工作人员要与你谈话。”
 
疑虑重重的谈话
  “你办公室的钱是哪来的?”老纪问话不紧不慢。“是宏都公司赵某买书法的钱。”潘某神色自若地答道。“你卖给他的是什么样的书法?”老纪慢条斯理地问。潘某一怔,心里想:坏了,当时没给赵某一幅书法!刚才没来得及与赵某见面,只是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也不便多说,只是告诉他省纪委来人了,要按照以前说好的说,不知道赵某会不会跟省纪委的人说没有给他书法。不过,熟人之间过手物品并不一定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先交钱,后给书法也是可以的。想到此,潘某对老纪说:“他是想要一幅8平方尺的楷体横幅,写起来很费时间,他坚持先交钱,写好后再给他字。”老纪点点头,好像认可潘某的解释,然后将眼光望向窗外,似乎在等待什么。
  这时,有人敲门进来。见到老纪就说:“赵某说……”未等来人说下去,老纪做了个制止的手势,然后拍拍正在写笔录的小王肩膀,与来人走出门去。潘某将来人与老纪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他想听他们在门外说些什么,但因隔得远也听不见。他想挪动一下位置,却发现小王正在盯着他,只好放弃这种努力。
  过了不久,老纪进来,面无表情地对潘某说:“你说的与赵某说的不一样。”潘某听到这话开始紧张起来,回答买什么样的书法确实没有跟赵某事先商量过,不过,可以说成当时听错了或者记错了。但是,如果赵某把真实情况说了出来,可就不好办了。潘某看看老纪,想等老纪说出赵某是怎么说的,自己好进行辩解。
  正当潘某思前想后,理不出头绪时,又有人敲门进来,跟老纪说了一句耳语,老纪跟他走了出去。这个人的出现,让潘某非常震惊:这不是抓住小偷的陈警官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要跟老纪说些什么?那个盗窃案不是已经结案了吗?难道说小偷又说出了什么新的情况?潘某想,小偷在办公室里偷的除了那5万元钱,不应该有其他的东西。有本银行存折,平时是锁在文件保密柜里的,来了小偷后自己特地检查过,保密柜的锁仍然完好,存折还在,且绿珠房地产公司此前送的2万元也在。想到此,潘某虽思绪杂乱,但显然增添了几分自信。
  “你办公室里放了多少现金?”老纪回来后问道。“就是赵某买书法的5万元。”潘某不明白老纪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你说的与小偷说的不一样。”老纪摇摇头。这时潘某更加迷茫了,怎么会与小偷说的不一样,小偷在办公室发现了什么?潘某突然想起小偷手里装得鼓鼓囊囊的手提包,里面除了5万元钱,似乎还装了些什么,究竟是什么呢?
  “希望你能说实话,把别人给你多少钱的事说清楚。”听到老纪这样说,潘某好像又有些明白了。纪委调查的应当就是这5万元,如果小偷还偷了其他物品,也应当与这5万元有关,这5万元的用途是跟赵某商议好的,无论如何也不能改口。想到这里,潘某答道:“我已经说过了,就是赵某给了5万元,是用来买书法的。”“你与赵某和小偷说的都不一样。”老纪仍然摇摇头,却加重了语气。老纪为什么把赵某与小偷说在一起呢?潘某突然想到,当时小偷说他是宏都公司的,是赵某让他来的,难道小偷与赵某有关系,或者就是赵某派来的?但转念一想,为了5万元,堂堂房地产公司老板与一个小偷联合,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现在是你说清问题的最好时机,希望你能够把握住机会。”老纪神情严肃地催促道。“我,我不知道,”潘某想说我不知道你要我说什么,又觉得不妥,改口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你说的与其他人说的不一样,如果他们说的是事实,你就会失去主动交代问题的机会。”老纪的话开始多了起来,神情却更加严肃。潘某这时感到了一种强大的压力,思想斗争非常激烈。他想,如果不说实话,肯定过不了这一关,而且赵某很可能已经说出了真实的情况,此外小偷还可能提供了其他的证据……
  长时间的沉默后,潘某试探地问道:“赵某是怎么说的?”“你应该知道赵某会怎么说,现在的关键是你怎么说。”老纪提醒道。“赵某说要感谢我,我当时真的想给他写一幅书法。”潘某咬咬牙,嗫嚅地说。“还有呢?”老纪不动声色,好像对潘某的交代并不满意。“5万元被偷了,赵某又补给了5万元。”潘某更加吞吞吐吐。“还有呢?”老纪仍不满意。“还有,没有了。”潘某垂头丧气地说。“说说2万元的事吧。”老纪缓缓地说。“你们怎么会知道?”潘某大惊失色,脱口而出。
 
2万元引出的真相
  原来,小偷刚进潘某的办公室,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开始小偷没有管它,谁知电话铃响个不停,搅得小偷心烦意乱。小偷拿起听筒,放在一边,自顾自地翻箱倒柜,并不想接电话。但是听筒里的声音很大:“潘局长吗?我是绿珠公司老岳!”出于好奇,小偷拿起电话,“嗯”了一声。听到对方说:“昨天我叫人给您送了2万元,收到了吧?”小偷“噢”了一声,就把电话放了,然后专心致志地找那2万元,不料却找到了5万元。在公安派出所,小偷并没有交代接电话的事,直到老纪奉命调查潘某涉嫌受贿的问题,在看守所找小偷核实办公室丢钱的事才了解到。至于小偷被潘某撞见,为何说是宏都公司派来的。小偷解释说,大街上到处是宏都房地产公司广告,该公司肯定与国土局有联系,而公司老板的姓,则是他根据百家姓的前几位瞎蒙的。
  做贼者往往心虚,贪腐者通常多疑。就这样,老纪通过增加一些动态表象,刻意安排其他办案人员和陈警官先后去谈话的房间,给潘某一个想象的空间,让其瞻前顾后、疑虑重重,最后利用小偷提供的2万元的线索撬开了潘某索贿受贿的黑暗之箱。“才子”局长潘某最终受到了法纪的严厉处罚,几十年的名誉和地位也毁于一旦。H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送礼清单

下一篇:特别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