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海南杂志社

热门关键词:  三严三实  百日会战  一带一路  感动海南

温柔的陷阱

来源:今日海南 作者:斯淮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9-25 刊期:2015年第8期[大字 中字 小字]
  C市华阳贸易公司老板程某想在A市发展,经人介绍认识了A市商务局局长谢某,期望谢某对他的进出口贸易予以关照。但一次饭局过后,谢某对他的每次约请都以各种借口推辞,后来干脆不接他的电话。有朋友提醒他:你不能光拜庙不烧香。程某恍然大悟,将5万元装在文件袋里,径直来到谢某办公室,说是请局长审阅企业进出口贸易相关资料。令程某没有想到的是,谢某发现文件袋里装的钱后,不仅将文件袋摔在了他的面前,还把他臭骂了一顿。
   谢某任A市商务局局长近5年,已近退休年龄。多年以来,他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是省、市两级勤政廉政标兵。他的妻子从国有企业下岗近30年,一直没有重新安排工作;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外地,没有沾过局长爸爸的光。他为人小心谨慎,坚守自己的三原则:超出能力的事情不做、做不到的事情不应、不义之财不收。
  老于世道的程某在C市一直顺风顺水,刚到A市就碰了这么大的钉子。他有些不甘心,四处打听谢某的嗜好,希望能够找到攻下谢某的突破口。打探的结果使他大失所望,谢某不抽烟,不喝酒,不赌钱,不去歌舞厅,很少在外面吃饭。不过,谢某有自己的朋友圈,隔三岔五地去打球、钓鱼,偶尔也去逛逛书画市场,买幅仿制的名人字画。让他印象极深的是,谢某当初拒收装在文件袋里的钱时说的话:“你这样不是处朋友,是害朋友。”朋友之间可互通有无,只是需要个度,这个度如何把握呢?程某思来想去,终于有了主意。
  对程某突然到家造访,谢某并不感到意外,但态度有些不咸不淡。落座以后,程某拿出一幅短轴国画。“这是丰子恺的《几人相忆在江楼》,意境不错,挂在办公室或家里都行。”程某小心翼翼地说。“我已有言在先,你又来这一套!”谢某勃然生怒。“这是高仿品,市场价不到5000元。”程某马上解释道。谢某的脸色这才温和下来,拿起画仔细看了一会儿,说:“看起来是这样,不过——”“处朋友不在于办事,而在尽其可能,相互帮助。”程某接过谢某的话头说。谢某点点头。此后,程某加入了谢某的朋友圈,谢某为程某解决了一些“疑难”问题,程某也利用过年过节的时机,回敬了礼金和礼品。
  没有不透风的墙。谢某与程某频繁交往,且涉嫌权钱交易,被人举报到了纪检监察机关。由于谢某曾是省纪委树立的勤政廉政典型,这个问题线索被转到了省纪委案件检查室予以核实:谢某利用职权为别人办事,收受了一幅丰子恺的画,价值几百万元。
  老纪受领任务后与小王来到A市,打听到售卖丰子恺国画的只有一家叫“齐品斋”的书画店。出乎意料的是,书画店里现只卖文房四宝。店老板解释道,以前的书画是帮别人代卖,半年前就不再卖了。至于卖给了哪些人,店老板以时间长、记不清为由作搪塞。不过,他肯定地说,以前代售的名人字画都是赝品。
  由于问题线索简单、清楚,老纪决定直接找谢某谈话核实。在A市纪委办公室,老纪和小王见到了已等待多时的谢某。还未等老纪问话,谢某就从携带的布袋中拿出了那幅丰子恺的画,说是一位姓程的朋友送的,是仿制品,市面上卖不到3000元。至于为什么要送他这幅画,他解释是朋友间的正常交往。老纪没有料到这么快就查明了基本事实,但直觉告诉他事情不应那么简单,程某为何要送一幅假画?
  “你与程某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老纪问道。“去年十月份。”谢某如实回答。“什么时候给你送的画?”老纪又问。“去年十……”谢某本要讲十一月份,想到十月份才刚认识,就转口道:“今年四月。”老纪淡淡地说:“今年三月份‘齐品斋’就不卖画了吧。”“那,我记不清了……”此时,谢某低眉垂眼,似乎不想再回答问题。“画可能不值多少钱,事情要说清楚,主动说了可以得到组织的从宽处理。”谢某闭口不语,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似乎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程某给我送画,是想在进出口贸易方面得到关照。开始我不想要,后来发现这幅画确实不值钱。”较长时间的沉默后,谢某断断续续地说出了实情。“还有呢?”老纪紧追不放。谢某低声地说:“程某说如果不想要这幅画,可以到‘齐品斋’兑换30万元。”老纪点点头,似乎全明白了。
  原来,去年十月底,为了与谢某拉上关系,程某在“齐品斋”买下这幅仿制国画。当时店老板要价3500元,程某却付了6500元。他告诉店老板:“多出的3000元是手续费。半年之内,如果有人来退这幅画,你就说价值30万元,一时没有这么多现金,让他第二天来取钱,当天我就会把30万元给你送来。”店老板贪图这3000元利润,就答应了。
  后来,在谢某帮忙解决了进出口配额问题后,程某将谢某带到了“齐品斋”书画店,介绍与店老板相识。将要离开的时候,程某低声对谢某说:“还记得那幅《几人相忆在江楼》吗?就是在这家店买的,如果哪天想转手,就找这位老板,他会出30万元的价钱。”谢某听后大吃一惊,正色道:“你怎么能欺骗我,马上把这幅画拿走!”程某却不慌不忙地说:“那幅画真的是不到5000元买的,不信你可以向店老板核实。”他神秘地笑着说:“这叫做规避风险,不给朋友添乱。”虽然谢某内心已经知道程某的意思,却并不想将这件事情捅破。
   曾经的勤廉干部,就这样被人在身边挖了一个温柔的陷阱。好在谢某没有退画换钱,这幅画的价值只认定为3500元。后又查实他收受礼金、礼品的一些问题,谢某最终受到了党纪政纪处分。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同名举报人

下一篇:送礼清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