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海南杂志社

热门关键词:  三严三实  百日会战  一带一路  感动海南

同名举报人

来源:今日海南 作者:斯淮 人气: 发布时间:2015-12-10 刊期:2015年第7期[大字 中字 小字]
    这年五月,老纪收到一封领导指示核实的举报信,信中反映C县县委书记齐某贪婪无度,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举报的内容很具体,并且署了名,留了联系电话。信中叙述了举报人为了给弟弟调动工作,给齐某送八万元的经过,并且说齐某答应给办没有办,钱也没有退。根据省纪委分管领导的批示,老纪和小王来到C县,期望找到举报人,进一步了解情况。
    出乎意料的是,电话拨通后,对方否认写了举报信,而且显得有些不耐烦。举报信是打印的,没有留下地址,署名杨木易。经了解,在C县范围内,有两个叫杨木易的人,一个是城关镇的副镇长,另一个是城区杂货店的老板。副镇长四十多岁,有个弟弟在该镇的水质监测站工作;店老板近五十岁,有两个弟弟,大弟弟开个小饭馆,小弟弟在杂货店帮忙。副镇长承认信中所留的电话号码是他的,但他一再强调肯定是搞错了。店老板对写举报信的事不置可否,在电话中答应老纪见面谈谈。
  在一个小茶馆,老纪和小王见到了店老板杨木易。店老板干瘦矮小,头发花白,脸上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两眼倒是有些精神。“你们不找我,我也要找你们,齐某霸道、贪婪,我要举报他。”店老板见面就说。“你写过举报信吗?”老纪问道。“我叫我弟弟写过,不知道寄出去没有。”店老板说得很诚恳。“你举报的是什么内容?”老纪又问道。店老板四处看看,压低了声音,说出了两件事情。
  店老板说,去年五月,齐某带人检查市容市貌,路过他的店门口时,被他不小心溅了几滴脏水到身上。当时齐某没说什么,他认为这件事情过去了。谁知过了一天,街道公安派出所以破坏市容市貌为由,对他行政拘留三天,直到找人求情,才放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拘留你是因为溅了水到齐某身上?”老纪问道。“是派出所的人说的,”店老板仍然带着怨气,“他们说这种小事不应当行政拘留,但这是齐书记的意思。”“既然是小事,齐书记为什么叫公安派出所拘留你?”老纪追问道。“齐某和他的妻子都很迷信,他们认为当街被泼了脏水不吉利,要关我几天来冲灾。”店老板的话让老纪联想起听到的传言。
  传言说,齐某的迷信与别人有所不同,他很相信风水,最怕别人给他造成不吉利。由于他姓齐,他家的门牌号码尾数是7,电话号码尾数是7,就连银行存折的密码也设定为六个7。最不可思议的是他不顾西晒,住房不住东头,要住在西头,仅是因为齐西谐音。他的老家在邻县的一个乡村,祖屋门口有一棵大树,被雷电劈倒了,他觉得不吉利,请人安排做了几天法事。去年初,他还到一个香火很旺的山上算过命,算命的说他有官相,能干到副省级,只是在五月份要迈过一个坎,避开对他不利的人和事。店老板泼脏水,恰好就在五月份。
  “还有更气人的事情,”店老板接着说,“我的大弟开个小餐馆,卫生许可证到期需要更换,卫生局说现在有了新规定,发证由食品监督局管。食品监督局说新的餐饮服务许可证的样式还没有下来,暂时办不了。没有许可证,店就开不了,有人告诉我,只要找到齐书记,这事马上就能办。我就通过朋友找跟齐书记关系好的人帮忙,那人听说要找齐书记办事,开口就要五万元。”“你给钱了吗?”老纪问道。“给了,不过根本没有给办。”“会不会是经办人没有将钱给齐书记?”“不会的,他跟我朋友一块去找的齐书记,当面给的钱。”“后来呢?”“等到食品监督局告诉我新证到了,我们自己去办好的。”“齐某将钱还你了吗?”“没有,我找朋友去要过,齐某问他,‘你们以后就不办事了吗?’所以,我就不敢要了。”
  老纪和小王没有找到要找的举报人,却找到了另一位同名举报人。从店老板反映的情况看,齐某作风霸道,贪婪无度,并且肆无忌惮,能够与原举报人反映的问题相互印证。老纪觉得还是要找到原举报人,以便了解更多的情况,掌握更多的线索。根据当前了解的情况分析,那个叫杨木易的副镇长最有可能是原举报人,但他为何要否认呢?老纪觉得要与副镇长见个面,确认他是不是原举报人。
  副镇长五大三粗,宽脸膛,粗眉毛,眼中似有一股怨气。“叫杨木易的不止我一个,我确实没有写什么举报信。”副镇长有些急躁地解释道。“你弟弟的工作调动了吗?”老纪认为这是他最关心的事情。“没有。不,我没有说他要调动。”副镇长察觉露了底,急忙修正。“他的事你不管了吗?”老纪还是提起这个话题。“不是不管,是没办法。”说到这里,副镇长有些激动起来,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跟我们说说,你遇到了什么事情,或许我们能够帮你。”老纪好言劝慰加上鼓励。副镇长沉默片刻,道出了实情。
  原来,年初,副镇长找到齐某,送了八万元,请他将弟弟调到县城机关工作。齐某当即答应,但一直拖着不办。直到传言齐某要升官调走,副镇长找到齐某,说如果办不了就把钱退了。齐某说,“事情早晚会办的,要等个机会。我就是调走了,在这个县说话也能算数,钱退给你,就别想再办了。”副镇长无奈,一气之下,写了署名举报信,寄给了省纪委。他老婆得知他署名举报齐某后,怒气冲天,说他这样得罪人,告不倒别人,连自己的官职也保不住,要让他把举报信撤回来,至少不能承认是他写的。
  后来,齐某被省纪委立案调查,他解释收别人钱不给办事是因为嫌送的钱太少了。至于为何不退钱,是因为算命的说,他不光有官相,而且有财运,财运只能聚,不能散。如果退钱,财就散了,财运就没有了。直到被省纪委调查,齐某仍然执迷不悟,他对办案人员说,“算命的算得真准,他说我五月份有个坎,我就是五月份被你们立案调查的。”经案件调查组查实,齐某收过C县380多人送的财物。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连号发票

下一篇:温柔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