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海南杂志社

热门关键词:  三严三实  百日会战  一带一路  感动海南

神秘的“局长助理”

来源:今日海南 作者:斯淮 人气: 发布时间:2015-12-11 刊期:2015年第4期[大字 中字 小字]
 
  一封署名“新欣工程建设公司”(以下简称新欣公司)的举报信反映,A市公路管理局作为招标人,在几条公路多个标段的招标中,弄虚作假,不择手段,搞权钱交易,使不符合资质条件的公司中标。举报信中说,该公司先后参加了3个标段的公路工程投标,前两次在资格审查阶段,就被莫名其妙地刷了下来,后一次虽然进入了评标阶段,但是由于背后的暗箱操作,仍然没有中标。举报信还提到,一个叫“刘某”的人充当了公路工程招投标的掮客,必须通过他才能中标,参与招投标的公司称他为“局长助理”。
   新欣公司成立于3年前,老板是新加坡人。据老纪后来了解,该公司资金充足,技术力量较强,为了参与公路工程建设,专门从国外进口了专用机器设备。3年来,这家公司多次参加公路工程竞标,却一次也没有中标。根据省纪委领导的批示,老纪、小王和省建设工程招投标管理办公室的小曾组成调查小组,对举报信反映的问题予以初步核实。但老纪拨打举报信上的联系电话,却一直拨不通,于是找到新欣公司所在地,公司职员说电话号码是老板的,他出国了,平时不开手机,要两个月后才能回来,其他人无法回答任何问题。
   根据举报信提供的线索,老纪他们来到公路工程招投标办公室,查询了3条公路共17个标段的招投标情况,从留存的资料中没有发现明显的问题。他们与招投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谈话了解,也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但让老纪觉得蹊跷的是,招投标办公室的人员都说,不认识举报信中称之为“局长助理”的刘某。
短信引出新欣公司老板
   从招投标办公室回来后,老纪觉得一片茫然,举报信中提到的“局长助理”没有踪影,写举报信的公司老板也无法联系,下一步的调查工作无从下手。这时,小曾提出一个疑点,从招投办公室的招投标资料中发现,在第五标段的招投标中,新欣公司主动退出投标,不像举报信中说的因招标人暗箱操作没有中标。
   老纪觉得,根据当前了解的情况,要弄清公路工程招投标是否有问题,还需要更多的线索,现在最便捷的途径是找到新欣公司老板问明情况。老纪思索了一会儿,编了一段手机短信,发给了新欣公司老板。然后告诉小王和小曾,再去一趟招投标办公室,将近期相关工程招投标的资料都梳理一遍,重点是找出疑点和具体的问题线索。
   不出老纪所料,当天晚上,新欣公司老板回了短信:“两日内回内地面谈。”新加坡华人将中国大陆称为“内地”,既是对中国的尊重,也是对祖籍所在地的认同。两天以后,新欣公司老板主动约老纪到其公司,让老纪诧异的是,他很主动地提供了历次参与公路工程招投标的资料复印件,并详细说明了经过。
   新欣公司第一次参加公路工程的招投标,在投标资格预审阶段就被刷了下来,理由是新欣公司委托的咨询公司有人参与过编制招标文件,对其他参加投标的公司不公平。新欣公司第二次参加公路工程的招投标,没有通过招投标办公室的资格后审,理由仅是标书的某一页盖的公司公章不清晰。新欣公司第三次参加招投标,顺利地通过了资格审查阶段,但是在进行评标之前,刘某找上门来,动员新欣公司撤回标书。刘某明确告知,如果不撤标书,最后也是评不上标;如果撤了标书,不仅负责承担新欣公司参与招投标的所有费用,还补偿人民币100万元。迫于压力,新欣公司撤了标书,刘某果然协助退回了投标保证金,而且承担了其他的招投标费用,但是承诺补偿的100万元至今没有兑现。
   至此,老纪大约明白了新欣公司老板先是写举报信,后又躲避不见的原因。让老纪感到纳闷的是,刘某为何有这么大的能耐?又为何只有参加投标的公司知道他,招投标办公室没有人认识他?老纪觉得,刘某如此神秘,应当是背后有人在指使,如果新欣公司老板反映的情况属实,刘某成了解开这些谜团的关键。老纪按照新欣公司老板提供的手机号码,直接与刘某联系,不料电话已经停机。
“局长助理”现身
  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刘某主动联系老纪,说要解释他参与公路工程招投标的一些问题。他自称是某工程公司的顾问,承认曾经劝过新欣公司的老板退出竞标,原因是让自己所在公司能够有把握中标,所有费用均由其所在公司承担,并解释说这是业内的通常做法。老纪仔细打量刘某,他55岁左右,脸色红润,眼里透着几分精明。刘某自我介绍说,曾经在某国有企业当过副经理,10年之前就辞职单干了。老纪并没有多问什么,而是告诉他将情况都写下来,并保持电话通畅,就让他走了。
   3天以后,老纪和小王约刘某再次谈话,刘某晚到了10分钟,他气喘吁吁,似乎刚从某处赶过来。“你当了几家工程公司的顾问?”刚落座,老纪就问道。“就一家。”刘某随口回答,随后感觉老纪问得别有用意,补充道,“其他都是临时的。”“你认识公路管理局汪局长吗?”老纪似乎不经意地问道。“谁都认识他,只是没有深交。”刘某答道。“你听说过局长‘助理’吗?”老纪口气诙谐地问道。“没有!可能是有些人开玩笑。”刘某的眼神有些躲闪,脸色有些难看,神情紧张起来。
   “直接说吧,”老纪马上现出严肃认真的样子,“你当的是公司的顾问,还是局长的‘助理’?”“我不懂你的意思。”刘某摇摇头,将眼睛看向了地面,他听出老纪话里的话,在思索应对的方法。“你答应给新欣公司补偿多少钱?”老纪单刀直入。“没……”刘某本来想讲“没答应”,但他知道这样瞒不过去;想讲“没有给”,又怕暴露了自己的秘密。百般无奈之下,他只好耷拉着脑袋,不再说话。
   老纪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语气缓和地说:“你可能只是个中间人的角色,只要把问题说清楚,你的责任就可以减轻。”停顿一下,老纪又说:“主动说清楚的,我们会兑现政策,建议有关部门依法依规从轻处理。”此时刘某的脸色,由红转白,再由白转青,又由青转红,他的思想斗争很激烈。老纪和小王都静静地等着,十多分钟以后,刘某长叹一口气,说道:“我早就知道这种事瞒不了太久!”接着,他说出了操纵公路工程招投标的来龙去脉。
真相大白
  刘某、周某和公路管理局局长汪某曾在某国有企业共事。10年前,刘某、周某看准了商机,各自辞职下海经营,但受种种因素影响,并没有取得预想的收获。汪某却进入了政府机关,3年前,当上了D市公路管理局的局长。一天,汪某找到刘某和周某,让他们出面联系工程公司参与公路工程竞标,他负责给有关人员打招呼,保证这些公司竞标成功,然后向这些公司收取“业务费”。汪某还提出,由刘某出面揽“生意”,收取的“业务费”由周某保管,等他退休后三人均分。汪某提醒,为安全起见,各人只做自己负责的事情,不可交叉行事,三人一拍即合。
   其实,老纪和小王早在找刘某谈话前,就走访了绝大部分参加过公路工程招投标的公司,除了几家参与“围标”的公司外,都不同程度地反映了招投标中的问题,并且指向了两个人,除了刘某,还有周某。如果不出“业务费”,就肯定不能中标,即使进入了评标程序,也会想方设法让你退出。另据办案人员了解,刘某在国有企业任职期间,因挪用公款受过处分;周某因为失职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被免去了省属国有企业经营部经理的职务。
   刘某还交代,让交“业务费”的公司中标,操作起来环环相扣,万无一失,而且表面上看起来整个招标过程公开、公平、公正,如果不知道内情,即使临场监督,也发现不了问题。具体采取三个步骤:一是“串标”,即事先将要招标工程项目的具体情况告知准备投标的公司,让该公司选取一个标段投标,然后告诉刘某,由刘某告知汪某。再是“清标”,由汪某告诉招标资格预审人员,哪些参与投标的公司要保留,哪些要清除,确保交“业务费”的公司能够进入评标程序。三是“围标”,与交“业务费”的公司串通,花钱雇一些公司参与招投标,并在“清标”时保证这些公司能够进入评标程序。如果不能完全“围死”,就采取赎买的方式,给予进入评标阶段的公司一定的经济补偿,新欣公司第三次投标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
   但是,有一个问题刘某没有交代,后来得到了查实。刘某曾答应给新欣公司100万元补偿,一直未给,是因为他想吞占这笔钱。当时经汪某同意,他到周某处领取补偿款,周某提出转账,刘某说转账容易被查到,执意取出现金。钱到手后,他存入了自己新开设的账户里。他对新欣公司的老板说,最近纪检部门盯得较紧,100万元目标太大,为了避免风险,过一段时间再给,并且承诺下一次招投标让新欣公司中标。刘某想的是,下一次招投标将新欣公司发展成“客户”,可从其交纳的“业务费”中冲抵这笔钱。他原想即使拖延一些时间,新欣公司也不会张扬,谁知新欣公司的老板迟迟见不到补偿款,也没有其他标段的招标消息,尤其是一直与刘某联系不上,一气之下,写了举报信。
   而新欣公司老板从新加坡赶回来,是因为收到了老纪发的短信,其内容是“新标段近日招标。”因为刘某做一次“业务”换一次手机号,新欣公司老板以为这是刘某发的短信,他仍然期望刘某能够兑现承诺,得到利益。但回来以后,得知纪委介入调查,他即刻转换思路,主动与老纪联系,并且提供了具体的问题线索,最后真相大白。H
老纪的话 招投标本是体现公开、公平、公正,杜绝权钱交易的措施,却被汪某们作为敛财工具。汪某利用职权,为所欲为,使招投标制度形同虚设;刘某、周某为虎作伥,狼狈为奸,明目张胆地收取,甚至索要“业务费”,权钱交易,中饱私囊。他们曾经为手段高明自赏过,曾经为畅通无阻自豪过,也曾经为财源滚滚自喜过,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汪某、刘某、周某最终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连号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