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海南杂志社

热门关键词:  三严三实  百日会战  一带一路  感动海南

抚摸大海

来源:今日海南 作者:肖奉仪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6-12 刊期:2016年第5期[大字 中字 小字]
  每当我走在西海岸这片洁净的沙滩上,数着海枯石烂,追着海风,聆听椰语,都难以抑制一个游子的心潮澎湃,海仿佛一个慈祥的远方亲戚,需要你下决心去探探。 
  我曾享受过马尔代夫的静止时光,领略过岛城青岛的蓝波荡漾,嗟叹过鹏城深圳的繁花似锦,也体验过鹿城三亚的热辣风情,但唯独椰城这片海域和沙滩,让人觉得朴实亲切。我想,倘若上苍赋予锦城成都一片这样的海域,盆地天府与南海龙宫珠联璧合,不似人间胜似桃园;倘使星城长沙拥有茫茫南海的一个边角,千年岳麓与侨乡琼州交相融汇,更添几分博爱、雅量与星辰璀璨。海,仿佛一个耄耋老人,自上古就走不动了,只有我们去上门做客,捋着海浪的音符,敲着贝壳与海风,问问他世间云卷云舒。
  在刚来海南的那几年,我长时间保持着去看海的热情,几乎每个周末都去拜访一次,每次都是独自一人。“浮天沧海远,去世法舟轻”,决心去看海的人,都是一朵纸叠的小船,划桨满载而去,撑篙轻泛而回。
  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似乎很闲又似乎很忙,牵上爱人去看潮起潮落成了最难兑现的承诺,陪着风烛老人蹀躞沙滩成了最不平凡的旅途。看那在海风里取景拍照的恋人们,尽情绽放着欢颜,可是,待到下次海风撩拨女孩的裙角、抓起男孩的发梢又该是何时?海啊,到底湮没了多少片刻的跌宕起伏,尘封了多少须臾的喜怒哀乐,才串接起这永恒的浩瀚。到如今,唯有待到寂寞来敲门,抑或等到台风过境晴日初开,我才会和你一样,一个人去看海,不光去看海,也是去和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说话——他是自己的老友。与海相看,一不小心被掏空,又一不小心被填满。
  这片海,让我感到温暖。海的波和浪,就仿佛祖父和父亲的厉声厉色,仿佛祖母和母亲的唠唠叨叨,听着心烦念着心暖。海的波和浪,仿佛海伸出的手心和手背,无论你一身疲惫还是怀揣欢喜奔到海边,看到跳跃的广袤海面,仿佛看到风中的稻田,一双双洁白的手哗哗地伸向你等你抚摸。
  我的父亲,从湘抵琼看望过我两次。父亲是一个人来的,他拒绝我帮他订机票,独爱海安到秀英的轮渡,每次抵达秀英港都载满一身赶海般的疲惫。我懂父亲,父亲不光来看我,也来看海。
  这片海,让我想念祖父。在祖父弥留之际,他躺在病床上数着最后的日子,等待着身体慢慢地失去知觉,离开对他来说是一个如此漫长而煎熬的过程,他的双腿率先歇下,双手拿不稳东西,早已坐不了飞机更经不起车船颠簸。祖父在山村里同土地、庄稼与水酒打了一辈子交道,注定一辈子都看不到海了。海是带不走的。我不忍告诉他我看到的海和海的一切以及我的想法,害怕勾引起一个老人年少时的梦,害怕惊醒他梦里的呢喃,更怕他想念我。
  这片海,让我总有希望。孩提时父亲送给我一本翻译得有几分拗口的《安徒生童话》,在《海的女儿》里,结尾章节里如是说:“她连同空气中的孩子,踩着玫瑰色的云朵,越升越高,踏进最美的殿堂里去了。”晴朗清晨的海边天际,云朵确是爱恋的玫瑰色。倘是晴朗傍晚,凭海远眺,天际拼接起五彩霞帔,呈现出的却是一片流光溢彩的金色年华。千百年来,无论呈现在现实中,还是传承在历史里,抑或是在童话世界,海善变而不变。
  就在这片海的附近,琼州大地一直厚实、宽忍而博爱,琼州人民一直慈祥、善良而包容。顺着大海流淌的方向静静抚摸,每个波涛都将助推着历史,每一个浪花都将是生命绽放,于是没有什么可怕的,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因为有一片海。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海南花木四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