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海南杂志社

热门关键词:  三严三实  百日会战  一带一路  感动海南

行走高峰

来源:今日海南 作者:蒙乐生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4-21 刊期:2016年第3期[大字 中字 小字]
行走高峰
——探秘南渡江源头
 
  十五年前,我曾深入黎村苗寨,翻山越岭,足迹遍及白沙黎族自治县十几个乡镇。那时,从县城到乡镇,再到村寨,全县公路基本开通,只是坡道陡峭,峰回路转,蜿蜒曲折,相当难走。尚未通车的南开乡高峰村委会,那是一片人迹罕至的秘境。
  当时,山路艰险,天气恶劣,没能去成高峰村,由此十多年来,高峰村便成了我心心念念的地方。每次遇到白沙的朋友,总要询问高峰村的情况。听说,几年前已修建入山公路。
   金秋十月,一个偶然机缘再来白沙,时隔十五年的记忆浮现眼前。长期来深藏的行走高峰,探秘南渡江源头的宿愿使我不由自主,驱车上路,取道南开乡,直奔高峰村。
  谈起十多年的高峰情结,南开乡干部小曾说,山路修通之后,出入方便多了,现在往返高峰,来回只需五个小时。但是,那可不是一般的山路,别说外地的司机难以适应,就是长年累月在南开高峰山路上摸爬滚打的老司机,也难免望山生畏,心有余惧。
  热心的小曾看出我们犹豫,便请乡政府老司机符师傅代驾,带我们上山。取道高峰,走这条盘山路,跨沟越涧,贴着山壁,滚过断崖,惊心动魄,幸好山神保佑。
  符师傅就是“山神”,准确说是“车神”。这一条“天路”,盘山道仅通一车。不久前山洪暴发,小桥坍塌,尚未修复。假道溪涧,四轮驱动,车身颠簸,底盘“咔嚓”作响。从入山之初的好奇,到半路的担忧,到继续前行的恐慌,走一回高峰令人惊惧!
  可是符师傅眼瞪前方,左转右拐,操作娴熟,神定气闲。大山儿子转大山,山不转人转,习惯成自然。爬山下坡,转来转去,行走半晌,我们从不习惯到逐渐习惯。看翠岭苍崖,层层叠叠,山重水复,碧树连天,绵延不绝,绿遍天涯。好一个树的海洋!
  两个半小时,终于到达目的地。高峰村委会有方红、方通、方老、坡告、道银5个自然村,我们在方红村停歇。听符师傅说,这是他叔叔家。当年盖房子,自己烧砖瓦,但水泥等建材要到县城买,请亲戚朋友下山去挑,去一天,回一天,顺着河谷挑回来。
  一趟两天,这种挑担,令人惊叹。符师傅说不算什么,祖上从东方市搬来高峰,一路上跋山涉水。山里人走山路,平常事。当年,父辈在东方集市卖山货,买日用品,一个来回五天。如遇暴雨,山路阻断,就搭芭蕉叶寮歇住,点燃篝火,熬到天晴。
  这么艰辛,为什么不搬迁出山?符师傅的叔叔说,以前政府动员搬迁,搬离高峰,搬到山外平地,另建新村庄。可是,故土难离啊!已经习惯了山野生活:山里有山货,溪涧有鱼虾,烧山种山兰,坡地种番薯……人靠山,山养人,山里的人,成了“仙人”!
  绕山开“仙路”,依山而建“仙房”,房前屋后,茫茫林海,云雾缭绕,这般仙景,难怪高峰人依恋山水,爱护故园。可是,高峰村一带,南峰山周边,那水源涵养区、林木保育区、自然保护区,是海南生态省的绿色屏障。这里属于白沙高峰,也属于海南全省。
  据了解,封山育林之后,实行生态补偿,并且逐年提高。但是,符师傅的叔叔说,不再开山种植,那点补偿,入不敷出。好在有山材地宝,灵芝、石斛、益智、砂仁、红藤子等山货,价钱好。正说着,一辆摩托车悄然而至,是符师傅侄子小符销售山货归来。
  这是另一个“山神”!对我们的赞叹,小符淡然一笑。他说,比起坡告、道银两村,方红是幸运的,毕竟通了车道。那两个村在深山更深处,无法通车,徒步攀登,悬崖绝壁,十多公里行程,外人无法适应。来往高峰村的“高峰”,对小符来说是“家常便饭”。
  面对千山万岭,重峦叠嶂,高峰人攀登“人生高峰”。如此境界,分外潇洒。突然想起宋人杨万里《过松源晨炊漆公店》诗,诗云:“莫道下山便无难,赚得行人错喜欢。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也许诗人的无奈,也是外人“攀登高峰”的感慨。
  这是生态省的“生态高峰”,是生态保护与经济建设“双赢”的“绿色高峰”。
  探秘南渡江源头,行走高峰,攀登艰难,合乎情理。保留对高峰崇山峻岭的敬畏,让山的世界、林的海洋、云的故乡、水的源头保留原生态,不仅有益于高峰,有益于白沙,而且有益于全岛。保留大自然的原生态,保护高峰,保护水源,那是造福子孙后代。
  对于大自然来说,人类是卑微的;人应该谦卑,应该永保对大自然的敬畏。
  也许,行走高峰艰难,那是老天爷的刻意安排,那是自然山水的一种境界。
  听说,生态扶贫,坡告、道银两村将整体搬迁,那是现代社会的一种境界。

责任编辑:admin